我不是一个激进之人,却也不善随波逐流。这世界的人,各自都有巧口能辨,对事物喋喋不休的发表看法,也不管对错,好像能说出来,别人就会顶礼膜拜,口称大师。鲜有人不沉浸于这美好的意淫中,一是为自己鄙陋的人格与微浅的知识争得一个随便的学识渊博,为人师表的好名称。但这似乎也做了废话与假话的奴隶,为了那稀薄的评价和接近无声的掌声,不惜浪费口舌,在严寒酷暑之天口若悬河起来。
我喜欢自己的世界,或是只有自己的世界。但实质上我不是一个狂妄自大之人,也不是一个唯心的无神论者。我想不受他人的奴隶和牵制,却也不想牵制他人,奴隶他人。世间万物皆平等,人类已经为自己的欲望打杀了不少生灵,且这些生灵还在不断的被打杀中。凭谁的一己之力都无法来颠覆这个自然法则。就算是集众人之力,也只能是无济于事。但人类不能活在无止的贪念中。这悲怆不仅仅会是其他生物的悲怆,也会将转嫁到人类自身。
或许我到现在都无法勘破人类存活最根本的意义,但我已经知道在自己有限的生命中如何去珍惜某些人某些事。对于我来说,这才是活着最根本的意义。也许当我有一天老去,白发苍苍,牙齿蠕动。自己苍老的皮肤与满是褶皱的额头相称这个充满活力的世界。恍然间,我们明白,这个世界永远是年轻的,变老的只有我们,然而谁都不会为自己终将逝去的生命悔恨,毕竟我们曾经拥有过,珍惜过。没有把自己活成别人。